一个工作日晚上,华盛顿市区已陷入一片静寂,唯有第19大街一家名叫“城市”的酒吧里依然音乐嘈杂,一群大学生畅饮正欢。他们大多来自附近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其中不少人花600到1000美元预订座位,享用着价格不菲的伏特加和香槟。

聚会组织者亚历克斯·万科森伯格说,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生是酒吧最大的消费群体。“要想成为这个学校受欢迎的人,第一秘诀就是要有钱。否则,你怎么出去社交、玩乐?你必须富有。”

《纽约时报》近日一篇文章称,这所拥有2.5万名学生的大学,眼下已成为一个“大型聚会学校,汇聚了一帮有钱的孩子”。

一个名叫萨拉的大学新生在学校网站上写道:“一个典型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是这样的:富有的白人,或者富有的国际学生,被宠坏了,拥有各种特权。”

去年春,博客网站Tumblr上刊登一组照片,展示停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校园内的各种名车,包括一辆罕见的梅赛德斯-奔驰SLR722S、两辆保时捷和一辆宾利。这些照片在网上疯传一时,只是不太清楚这些名车是否属于学生。

过去20年里,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学费一路攀升。其间,它建造豪华宿舍,增设各种生活便利设施,使这座原本朴实无华的学校脱胎换骨,成为全国知名学府。

主持这项“变身”工程的史蒂芬·乔尔·特拉亨伯格于1988年至2007年担任乔治·华盛顿大学校长,他希望通过改善学校硬件设施吸引生源,提高竞争力。这一招十分管用,过去10年里,申请人数增加近三分之一。

如今,走在校园里,“蓬勃的野心”随处可见。斥资5600万美元修建的商学院杜克大楼里有一个“资本市场大厅”,装有60英寸的等离子屏幕、证券报价机和学生交易站。2004年启用的宿舍楼配有私人浴室和全套厨房设施,被《普林斯顿评论》列入“豪华宿舍”名单。校园主干道两侧是各种高端办公大楼和公寓,特拉亨伯格称之为大学的“香榭丽舍大街”。学校把这些地皮租给开发商,每年能获得900万美元收益。

现任校长斯蒂文·纳普延续了老校长的思路。他说,学校距离白宫和国务院仅几个街区,对于提升学校知名度具有“极为优越的战略位置”,今年秋,学校将高调启动“十年规划”,使其成为“全世界最强大、最具影响力的研究型大学”,预计耗资1.1亿美元。

在美国,不少像乔治·华盛顿大学这样的二流学府通过大规模扩建和提高学费来改善生源和师资力量,提升学校排名。《拆除门槛:直面美国教育中的阶级分化》一书作者彼得·萨克斯称这些学校为“奋斗学校”。

“它们努力成为名牌学校,想拥有全国知名度,生源遍及全国,有一定比例来自富裕家庭或有实力全额支付学费的国际学生,并提升在《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杂志高校排行榜上的名次,”萨克斯说,“但总有一些失败者,花了钱,名次却依然如旧。”

乔治·华盛顿大学斥巨资打造学校,但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前年,它在《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杂志的高校排行榜上位居第51位,与2004年持平。去年,由于该校招生办长期虚报生源丑闻被揭,被取消排名资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